Pet1487.png
名稱 五感響宴 ‧ 上杉謙信 屬性
編號
1487 稀有 6★ 空間 20 種族 人類 系列 地獄魔王
最大
Lv
99 經驗
曲線
500萬 滿級
經驗
5000000

基本屬性

生命力 攻擊力 回復力 總計 強化經驗 金幣值
Lv 1 1418 764 236 2418 Lv1 25000 500
Lv
最大
2785 1501 530 4816 每Lv +150 +100
主動技 名稱 速勢之濤 Lv.1
初始CD
15 Lv. 12
最小CD
4
效果 水符石轉化為水強化符石;1 回合內,可任意移動符石而不會發動消除
隊長技 名稱 浪濤怒嘯
效果 水屬性攻擊力 3.5 倍
來源 友情
封印
魔法石
封印
其他
關卡 為故鄉的奮戰
問號2.png 卡牌資訊

【地獄魔王】
StoryFlag.png 故事

  「上杉,這是你的份,小心燙口。」憨厚男子服部半藏將熱粥遞給上杉謙信,她點頭接過去,看著服部匆匆跑回篝火處,途中因太焦急而絆倒吃了個狗屎摔。

  「哇哈哈,服部,你好遜啊!」颯爽少女佐佐木小次郎按住腹部笑過不停,坐在她旁邊右腳受了傷的男子宮本武藏苦笑說︰「佐佐木,你這樣很失禮。」

  「不不不,我太笨拙,佐佐木武功高強,今天的獵物都是她打回來。」服部摸摸頭臉帶抱歉說︰「不像我只能幫忙燒飯煮菜。」

  「哼,你至少比某個受了傷在蹭飯吃的人來得好。」瘦削男子伊達政宗撇嘴說。他的話惹怒佐佐木,她激動得站起來扠腰說︰「你在說誰?」

  「你會生氣不就知道我說的是誰吧。」「你——」「夠了!」壯碩男子武田信玄開口低喝,頓時讓佐佐木和伊達閉嘴,武田續說︰「不要浪費力氣內訌,我們的敵人是外面那些狂人、妖精。」

  「武田兄說得對!不愧是我們的首領!」服部揚起奉承的笑容,送上熱粥,武田笑著接過,說︰「我只代為指揮,只要我們同心合力,撐過二十八天,就能實現我們各自的願望。」

  「對對對!」服部點頭如蒜,給人愚鈍的形象,上杉卻不覺得,直覺告訴他這人並不簡單。

  『他的眼神有掩不住的銳利,體魄也是久經鍛鍊才有的線條,得要小心防範此人。』
  上杉內心一邊盤算,一邊吃下熱粥,然後臉色兀然一變,把粥吐出來,衝到篝火前大喝︰「這食物有毒!不要吃!」

  大家立即停止進食,視線落到負責料理的服部身上,服部連忙搖手辯駁︰「什麼?沒、沒有啊,妳憑什麼說我下毒!」

  「味道不同……」上杉無法說明原因,但自小她的觸感比一般人靈敏,這份觸覺在各種危機中拯救了她。

  「上杉,妳說食物有毒但我吃了一半都沒事,是妳弄錯了吧。」武田嘆口氣,搭上上杉的肩膀說︰「最近連番要應付襲擊過來的狂人,妳一定是累壞了,今晚就早點休息吧。」

  「這……好吧。」上杉感受武田加重壓下來的力度,只好暫且作罷。

  夜靜無人的夜晚,上杉在森林裡疾走,來到被樹叢擋住的隱蔽石洞,裡面收藏著眾人辛苦從廢鎮搜集回來的糧食。她走到最盡頭將手伸進米袋裡,拿出一小撮放到月光下察看,米粒沾有黑顆粒。她把米拋到河裡,魚群爭相搶食,最後吃了米粒的魚竟噬咬同類,傷痕累累的魚屍浮滿河上。

  『果然有人在糧食裡做了手腳,和他們說也不會相信,只能把心一橫。』上杉搜集乾草和樹枝舖在糧食上,然後拿出火石——蓬!火舌迅速點燃乾草,以猛烈之勢吞噬石洞內的一切。這時武田被火光吸引而跑過來,見到糧食起火連忙想衝進去撲熄,但火勢太大進不了去,他氣得扯住上杉的衣領,其他人也相繼來到,圍視爭執中的兩人。

  「你為什麼要燒掉我的糧?」「因為有人對糧下了手腳,這就是證據。」上杉攤開手掌,展示沾有黑顆粒的白米,佐佐木上前抓了一粒放進口裡,臉色頓時變得凝重說︰「這是毒菇的孢子,長期食用會讓人產生幻覺,甚至失去意志。」

  「我剛才把米丟到河裡,吃過米的魚最後互相殘殺,假如我們再吃下去,下場應該會和他們一樣吧。」上杉指著浮在河面上魚屍。

  「這——但也不用把糧全部燒光!」武田用力揮手,氣得額冒青筋。

  「對啊,誰曉得會不會是你硬掰,這些米說不定也是你做出來!」服部站在武田身邊煽動,上杉漠然說︰「相信與否隨你們,但現在已沒糧食,我們必須要移動據點,附近已沒獵物了。」「這不行!貿然行動會很危險,我反對!」武田大聲反駁。

  「既然如此,不如大家今晚想清楚,決定要離開還是留下來。」宮本說這句話讓眾人稍稍冷靜下來各自散去。

  『無論如何我也會離開,這些人都不可信。』上杉暗自決定,並特地來到離據點稍遠的地方休息。正要沉睡時,驀地感受到強烈殺意,上杉迅捷地彈起並翻跳到樹上。

  嚓——銳利的勾鐮深深扣進她剛才躺臥的土地上。

  她伏在樹上瞇起眼環視四周,同時握住半指長的菱玉吊飾——那是母親給她的遺物,現在成為了保護她的武器。

  『來,聽從我的命令。』在上杉默念下,菱玉吊飾在光華下化成銳利短刀,她低叱身影化成流星劃過,瞬間把樹排斬斷,視野豁然開朗。

  『找到你了!』上杉眼角捕捉到襲擊她的黑影,難得地勾起嘴角,雙腳踩在樹幹上,身體受力直衝向黑影所在,速度快得黑影無法反應過來,被狠狠撞落樹急墮地面。
上杉不容對方反抗,以身體扣住黑影四肢,黑影雖以布蒙臉,但上杉很快知道他的身分——

  「果然是你,你為什麼要——啊!什、什麼……」上杉低頭,發現胸口被劍所貫穿,她回頭,與一名男子對視。

  「原來如此,一切都是騙局來吧……咳!」上杉咳出一口血。胸口的血在衣服上化開,像極朵盛開的大紅花。

  『啊……和故鄉的牡丹很相像……但恐怕我已經沒機會再看到吧……』上杉苦笑,握住不知不覺變回來的菱玉,緩緩倒下。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