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1439.png
Skin button.png
6221i.png6257i.png
名稱 創曆者 ‧ 瑪雅 屬性
編號
1439 稀有 7★ 空間 20 種族 神族 系列 神話創世
最大
Lv
99 經驗
曲線
800萬 滿級
經驗
8000000

基本屬性

生命力 攻擊力 回復力 總計 強化經驗 金幣值
Lv 1 1805 819 196 2820 Lv1 5000 10000
Lv
最大
3576 1514 447 5537 每Lv +500 +0
主動技 名稱 突破之結界 Lv.1
初始CD
15 Lv. 10
最小CD
6
效果 所有符石轉化為強化符石。1 回合內,神族及魔族攻擊力 2 倍;光符石兼具 50% 心符石效果及暗符石兼具 50% 光符石效果
隊長技 名稱 光華獨尊
效果 I. 光符石兼具 25% 心符石效果
II. 暗符石兼具 25% 光符石效果
III. 心符石兼具 50% 光符石效果
(效果可以疊加)

IV. 消除光、暗及心符石其中 2 種符石時
⇒ 光屬性攻擊力 3 倍
潛能解放 1439i.png EvoPlus.png 430i.png 430i.png 430i.png 259i.png 266i.png EvoArrow.png  2379i.png
1439i.png EvoPlus.png 1950i.png EvoArrow.png  2379i.png
關卡 2379i.png 通曉天地循環
來源 友情
封印
魔法石
封印
其他
關卡
問號2.png 卡牌資訊

【神話創世】
TeamSkillFlag.png 隊伍技能

隊伍技能:
隊長的隊長技能「光華獨尊」變為「光華獨尊 ‧ 極」,當中 3 粒或以上相同種類的符石相連,即可發動消除,所有符石掉落率不受其他技能影響 (包括改變掉落符石屬性的技能)。回合結束時,可點選「X 型」引爆 10 個固定位置的符石

每合計消除 10 粒光、暗或心符石時,光屬性攻擊力提升,消除 30 粒可提升至最大 1.6 倍
發動條件:
以創曆者 ‧ 瑪雅作隊長及戰友
StoryFlag.png 故事

  在一個虛無的世紀,人族生於世上,白天時耕種捕魚,入黑時休養生息。他們單憑直覺去播種和收割,但當你問他們,農作物需要多少時間才有收成,他們只會答「我已經數不清太陽昇起多少遍了」。你再問下去,都不會得到想要的答案。

  「瑪雅,我不在的時候,你保重。」烏納披着草笠,輕輕抱了一下瑪雅。
  「願你找到魚群。」瑪雅雙手合十,目送烏納離去。

  『這次他又要找多久才回來?』瑪雅抱着手,有點苦惱。現正陽光普照,天氣和暖,她應該下田播種,趁天氣未冷前,盡早種植糧食。可是她這一刻,一點都不想作活。

  烏納這次一去,又不知何時回來。瑪雅心裏有數,她這位強壯的朋友,一定能撐過驚濤駭浪,過去從沒失手。不過,擔心始終是有的,如果她能預料到烏納何時回來,便能專心耕織,不用整天等待日出日落,無休止地守在岸邊,遙望海平線上的船隻……

  太陽東昇,日落西山。瑪雅用尖石在土牆上劃了一横,然後在一横上,畫了個小圓;旁邊再多劃了一橫。

  翌日,烏納還未回來。瑪雅於是又用尖石,在土牆上劃了同樣的符號。

  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天氣愈來愈熱,瑪雅拭着汗水,往土牆劃上第九十組符號,並在小圓周圍畫了幾條斜線,表示太陽很猛烈。同時,烏納回來了。

  但沒多久,烏納又要出海。這次出行,一直持續到瑪雅在土牆劃滿二百組符號,也是瑪雅收割田上的麥子後當天,他才上岸。為了紀念這豐收的一天,她在圓形的横線下,點了幾點。

  然而,在幫忙收割後,烏納又要出海捕魚了。在劃下第三百組符號時,田上鋪滿了雪。瑪雅抖着手,在圓形的横線下,劃了數個交叉後,便連忙靠近火堆取暖。

  後來嫩草萌芽,空氣泛着溫暖的濕氣。烏納也回來得正好,於是她往土牆劃上第三百六十五組符號,並圈了起來。可惜,沒幾天後,烏納又要離開。

  轉眼間,太陽高掛,幾乎把農田烘乾。當她劃上第四百三十組符號時,烏納恰好已上岸,並來到她的小屋中。

  「瑪雅,牆上的是甚麼?」烏納細讀土牆上的符號。他出海多次,臉有點滄桑。

  「是日出和日落。」瑪雅指了指那些帶斜線、點和交叉的符號,續道:「我還畫了些感受。這個代表天氣很熱,這個表示收成,這個就是下雪了。我圈起了這個日出,因為天氣很暖。今天還打算劃斜線的,這天真的很熱。」

  「看來很整齊。」烏納數了數符號,發現普通符號與四組特別符號之間,相差的數目都很相近。

  「你找到魚群了?」瑪雅問道。

  「嗯,回來前終於找到,一看到就捕了。但中途天氣太冷,我們在海島上待了一會,但有些人冷死了。」

  「你何時又要出海了?」

  「其他人都說,在這裏看夠二百個日出,就會再出去。看來大家都很累。」

  瑪雅馬上對着土牆,從斜線符號開始數。數到二百時,手指停在交叉的符號上。

  「如果依這個循環看,從頭開始數的話,第二百次日出之時,天氣會很冷。若要出海……最多待一百個日出會較好。」她指着表示豐收的列點符號說。

  「這個,我試試跟他們說。」烏納點點頭,便頭也不回走了。

  在烏納回來前,瑪雅有種不祥的預感。她於是搬來了石塊,將土牆上的一切重新刻在石塊上。當她劃到第二塊時,屋外人聲鼎沸。瑪雅忙收起石塊,奪門一看——十多個黑黝黝的壯年男人怒氣沖沖的,衝着瑪雅而來。

  「你這個女人!竟敢褻瀆神明!」其中一名男人嚷道,並想向瑪雅揮拳,幸好烏納及時護在瑪雅身前,擋來這莫名其妙的一拳。

  「褻瀆神明?」瑪雅一臉疑惑,心沒了一截似的。

  「你在學神明預示未來!你這個企圖超越神明的女人!」那名男人義憤填膺,帶着其餘村民搶入瑪雅的房子。甫進去,即迎面看見土牆上的符號——

  「這些咒語!快幫忙毀了它!」村民們舉起利器,往土牆起勁地亂畫,直至所有符號徹底被劃痕覆蓋。

  在往後的日子,瑪雅都待在烏納的小屋中暫避。某個夜晚,她偷偷回到房子,找出那刻滿符號的石塊。她不知道自己為何如此執着,但一想到能按着這些符號,預測天氣,心裏便有一股莫名而來的衝動,令她堅信一切既定的現狀將能改變。

  可是,只有她和烏納相信,有甚麼用?

  一如所料,村民待到第一百九十個日出,便準備出海捕魚。同時,有些村民見天氣晴朗,竟種下水稻,然後對天祈求溫暖和豐收。

  烏納出發那天,瑪雅着他帶備厚衣和糧食,以防不時之需。為了迎接符號預示的寒冬,她早在烏納的屋子裏儲備食糧……

  在第二百個日出當天,風雪襲來。

  瑪雅披着厚厚的獸皮,往田裏一看。農田一夜間結了冰,水稻都封在冰中,呈紫黑色。村民都哭喪著臉,討論紛紛……

  「前幾天不是天氣好好嗎?怎會這樣的!」

  「神明要捨棄我們了嗎?」

  「我的屋子已經沒有吃的……有沒有人可以幫我們……」

  瑪雅看着可憐,連忙從屋裏搬出小麥,盡量分派開去,共同熬過隆冬。

  氣溫稍微緩和,村民紛紛上門向瑪雅致謝。瑪雅亦安撫他們,說自己計算出再多過幾個日出,便可以着手準備放水稻了。

  雖然村民們對她的符號半信半疑,有些更視之為神明再世,但至少村民們對她並無敵意,能放下心防聽她解釋她的發現……

  如果烏納也在就好了。

  那圈着的日出符號,她早就數過了。天氣逐漸轉熱,但鳥納和其他捕漁的人都還未回來。
  日出、日落、日出、日落……

  『他回不來了嗎?』瑪雅淌着汗,突然天降甘露,沖掉了她臉上的水滴,『當初我應該阻止他。我明明早算測好這點的。』

  村民們紛紛避雨,雨聲中摻雜着微弱的人聲……

  「瑪雅!」

  瑪雅擦了擦臉,朝農田的盡處一看——

  烏納回來了。

  今天的符號正好是斜線,理應大熱天下陽光普照,但誰又料到天會突然下雨,人的生命力又會如此頑強……

神話創世 系列召喚獸 Pencil.png

1439i.png 1440i.png 1626i.png 1719i.png 1818i.png 1983i.png 2244i.png 2379i.png 2545i.png 2634i.png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