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第19行: 第19行:
 
  阿波羅離去後,事物在阿提密斯再次張開雙眼時就失去了顏色,她晃動腦袋,光線就在祂面前抹來抹去,只能看見一些難以分辨的輪廓。阿提密斯常常拉起阿波羅遺留在祂身邊的短弓,毫無意義地射向眼中的殘光,直到黑夜降臨。<br>
 
  阿波羅離去後,事物在阿提密斯再次張開雙眼時就失去了顏色,她晃動腦袋,光線就在祂面前抹來抹去,只能看見一些難以分辨的輪廓。阿提密斯常常拉起阿波羅遺留在祂身邊的短弓,毫無意義地射向眼中的殘光,直到黑夜降臨。<br>
 
  群山是黑,水是白,這是阿提密斯唯一能分辨的兩種顏色。夜裡一切不如白天那般複雜,祂向明亮的地方走去,愈感涼快。在清澈的溪水中,阿提密斯洗刷自己的長髮,對著山水自言自語。<br>
 
  群山是黑,水是白,這是阿提密斯唯一能分辨的兩種顏色。夜裡一切不如白天那般複雜,祂向明亮的地方走去,愈感涼快。在清澈的溪水中,阿提密斯洗刷自己的長髮,對著山水自言自語。<br>
{{199|50}}:「明天我要翻越這片山嶺,離開島嶼,走向陸地,那裡永遠是白天。」<br>
+
  {{199|50}}:「明天我要翻越這片山嶺,離開島嶼,走向陸地,那裡永遠是白天。」<br>
{{199|50}}:「我得趕快前進,不然天又要黑了。」
+
  {{199|50}}:「我得趕快前進,不然天又要黑了。」
 
 
  阿提密斯對白天與黑夜的感受完全顛倒了,白天的溫暖無法傳達到祂的肌膚上,只有月光能給祂體貼的沐浴。祂在白天睡眠,黑夜趕路。
 
  阿提密斯對白天與黑夜的感受完全顛倒了,白天的溫暖無法傳達到祂的肌膚上,只有月光能給祂體貼的沐浴。祂在白天睡眠,黑夜趕路。
   
 
【戰鬥中—第一關前】<br>
 
【戰鬥中—第一關前】<br>
{{199|50}}:「向著光亮處走,就會重遇我的哥哥。」
+
  {{199|50}}:「向著光亮處走,就會重遇我的哥哥。」
   
 
【戰鬥中—第三關前】<br>
 
【戰鬥中—第三關前】<br>
{{199|50}}:「一路向前,排除一切障礙。」
+
  {{199|50}}:「一路向前,排除一切障礙。」
 
}}
 
}}
   
第40行: 第40行:
 
  夜的守護者,暗中的箭,直到死亡,永不止息。我永保貞潔,不求土地,不謀皇權,在崗位上生又在崗位上死,我是黑暗中的矢,是堅壁的守衛者,神族最後的監視者,從今夜起直至永恆。<br>
 
  夜的守護者,暗中的箭,直到死亡,永不止息。我永保貞潔,不求土地,不謀皇權,在崗位上生又在崗位上死,我是黑暗中的矢,是堅壁的守衛者,神族最後的監視者,從今夜起直至永恆。<br>
 
  阿提密斯勤練弓術,踏上了毫無方向的旅程,一日祂躡步而行,骨箭常扣在弦,在叢林中等待獵物走進射程,未幾一頭野獸橫過,阿提密斯發箭,射在那物的腿上。祂從草叢裡站起來,走到獵物身邊。<br>
 
  阿提密斯勤練弓術,踏上了毫無方向的旅程,一日祂躡步而行,骨箭常扣在弦,在叢林中等待獵物走進射程,未幾一頭野獸橫過,阿提密斯發箭,射在那物的腿上。祂從草叢裡站起來,走到獵物身邊。<br>
[[File:-1002i.png|50px]]男人:「我素來與人無怨,為何要黑夜伏擊我?」<br>
+
  [[File:-1002i.png|50px]]男人:「我素來與人無怨,為何要黑夜伏擊我?」<br>
{{199|50}}:「我……」<br>
+
  {{199|50}}:「我……」<br>
[[File:-1002i.png|50px]]男人:「你是啞吧嗎?」<br>
+
  [[File:-1002i.png|50px]]男人:「你是啞吧嗎?」<br>
 
  阿提密斯吃力地記起語言,由於長期缺乏交談對話,一時結舌難言。<br>
 
  阿提密斯吃力地記起語言,由於長期缺乏交談對話,一時結舌難言。<br>
{{199|50}}:「是……夜晚?」<br>
+
  {{199|50}}:「是……夜晚?」<br>
[[File:-1002i.png|50px]]男人:「又瞎又啞,就是力氣不小!」<br>
+
  [[File:-1002i.png|50px]]男人:「又瞎又啞,就是力氣不小!」<br>
 
  阿提密斯似是明白了什麼,一直以來,祂誤把白天當作黑夜,黑夜看作白天。在男人的提示下,阿提密斯眼簾中的黑白兩色逐漸分開他們當中的層次,重現了無數灰色的漸層。她抬頭面向蒼穹,看得出夜裡雲層色彩的變化,事物在它們的外框中,重新填塞進他們原有的顏色。阿提密斯用蠻力拔出男人的箭頭,男人因劇痛暈倒,恰巧天空降下驚雷。
 
  阿提密斯似是明白了什麼,一直以來,祂誤把白天當作黑夜,黑夜看作白天。在男人的提示下,阿提密斯眼簾中的黑白兩色逐漸分開他們當中的層次,重現了無數灰色的漸層。她抬頭面向蒼穹,看得出夜裡雲層色彩的變化,事物在它們的外框中,重新填塞進他們原有的顏色。阿提密斯用蠻力拔出男人的箭頭,男人因劇痛暈倒,恰巧天空降下驚雷。
   
 
【戰鬥中—第一關前】
 
【戰鬥中—第一關前】
{{579|50}}:「阿提密斯,我的女兒。」<br>
+
  {{579|50}}:「阿提密斯,我的女兒。」<br>
{{579|50}}:「我重現祢的光明。」<br>
+
  {{579|50}}:「我重現祢的光明。」<br>
{{579|50}}:「我命你為人界諸神監。」<br>
+
  {{579|50}}:「我命你為人界諸神監。」<br>
{{579|50}}:「輾轉大陸,向我回報祂們的動向。」
+
  {{579|50}}:「輾轉大陸,向我回報祂們的動向。」
 
}}
 
}}
   
第65行: 第65行:
 
{{故事|【戰鬥前】<br>
 
{{故事|【戰鬥前】<br>
 
  被阿提密斯誤傷的男人叫俄里翁,成了一個跛子。阿提密斯對他深懷內疚,自己又無安居之所,執意把他帶在身邊,背負他在神魔大陸上各處穿梭成為宙斯的信使。<br>
 
  被阿提密斯誤傷的男人叫俄里翁,成了一個跛子。阿提密斯對他深懷內疚,自己又無安居之所,執意把他帶在身邊,背負他在神魔大陸上各處穿梭成為宙斯的信使。<br>
{{199|50}}:「宙斯的使者,向您報到。」<br>
+
  {{199|50}}:「宙斯的使者,向您報到。」<br>
{{191|50}}:「海面一切風平浪靜,叫老頭子不要尋我。」<br>
+
  {{191|50}}:「海面一切風平浪靜,叫老頭子不要尋我。」<br>
{{199|50}}:「父親想知道古神蘊力調查得如何了。」<br>
+
  {{199|50}}:「父親想知道古神蘊力調查得如何了。」<br>
{{193|50}}:「神力的來源早就經得悉。」<br>
+
  {{193|50}}:「神力的來源早就經得悉。」<br>
{{199|50}}:「可有魔族的蹤跡?」<br>
+
  {{199|50}}:「可有魔族的蹤跡?」<br>
{{195|50}}:「告訴父親尚需時間。」<br>
+
  {{195|50}}:「告訴父親尚需時間。」<br>
 
  阿提密斯與俄里翁來到阿波羅的跟前。阿提密斯滿懷期待,前往光明神殿,可是阿波羅卻把祂拒於門外,祂向俄里翁大吼。<br>
 
  阿提密斯與俄里翁來到阿波羅的跟前。阿提密斯滿懷期待,前往光明神殿,可是阿波羅卻把祂拒於門外,祂向俄里翁大吼。<br>
{{197|50}}:「可知背你的人是什麼身份?」<br>
+
  {{197|50}}:「可知背你的人是什麼身份?」<br>
{{197|50}}:「區區凡人膽敢僭越人神的界限?」<br>
+
  {{197|50}}:「區區凡人膽敢僭越人神的界限?」<br>
{{199|50}}:「哥哥住手,是我有負於他。」<br>
+
  {{199|50}}:「哥哥住手,是我有負於他。」<br>
{{197|50}}:「只有人類有負於神族,哪有神族有負於人。」
+
  {{197|50}}:「只有人類有負於神族,哪有神族有負於人。」
   
 
【戰鬥中—第一關前】<br>
 
【戰鬥中—第一關前】<br>
{{000|50}}:「阿波羅的祭司向俄里翁發起攻擊。」<br>
+
  {{000|50}}:「阿波羅的祭司向俄里翁發起攻擊。」<br>
{{199|50}}:「俄里翁你且在此等待,待我進殿,找兄長理論。」
+
  {{199|50}}:「俄里翁你且在此等待,待我進殿,找兄長理論。」
   
 
【戰鬥中—第二關後】<br>
 
【戰鬥中—第二關後】<br>
{{000|50}}:「阿提密斯正忙於應對眾祭司,殿上卻飛來一箭,俄里翁因而命終。」
+
  {{000|50}}:「阿提密斯正忙於應對眾祭司,殿上卻飛來一箭,俄里翁因而命終。」
 
}}
 
}}
   
第99行: 第99行:
   
 
【戰鬥中—第三關前】<br>
 
【戰鬥中—第三關前】<br>
{{198|50}}:「為了祢好,放棄吧。」<br>
+
  {{198|50}}:「為了祢好,放棄吧。」<br>
{{198|50}}:「神族的力量無法照亮人界大地。」<br>
+
  {{198|50}}:「神族的力量無法照亮人界大地。」<br>
{{198|50}}:「還記得我們小時候在人界的事嗎?」<br>
+
  {{198|50}}:「還記得我們小時候在人界的事嗎?」<br>
{{199|50}}:「我當然記得,所以我才要修正這個錯誤。」<br>
+
  {{199|50}}:「我當然記得,所以我才要修正這個錯誤。」<br>
{{199|50}}:「抹去人神的差異。」
+
  {{199|50}}:「抹去人神的差異。」
   
 
【戰鬥中—第三關後】<br>
 
【戰鬥中—第三關後】<br>
{198|50}}:「去神界吧,妹妹,神族在人界的事完了。」<br>
+
  {198|50}}:「去神界吧,妹妹,神族在人界的事完了。」<br>
{{198|50}}:「我們可以一直相爭,但一切都是徒然的。」<br>
+
  {{198|50}}:「我們可以一直相爭,但一切都是徒然的。」<br>
{{199|50}}:「我必須待到終結之時,讓父親明白,人界發生的一切。」
+
  {{199|50}}:「我必須待到終結之時,讓父親明白,人界發生的一切。」
 
}}
 
}}
 
'''※{{FULLPAGENAME}} STAGE CLEARED 會獲得1粒{{魔法石}}※'''
 
'''※{{FULLPAGENAME}} STAGE CLEARED 會獲得1粒{{魔法石}}※'''

2014年8月22日 (五) 05:48的版本

天降的騷亂 ‧ 暗
名稱 屬性 體力 回合 經驗 經/體 限制
千里的執著 暗屬性i 20 3 0 0
天神的賦命 光屬性i 20 2 0 0
決裂的一箭 光屬性i暗屬性i 20 2 0 0
兄妹的分歧 光屬性i暗屬性i 20 3 0 0

199i200i昇華關卡

千里的執著

體力消耗 20 回合 3 經驗值 (0 / 體)
隊友:
199iCD: 15Lv.最大
層數 敵人 攻擊 CD HP 防禦 敵人技能
1
114iRace獸類
99999 8(8) 100 10 ICON050 6暗符石盾
2
114iRace獸類
99999 8(8) 100 10 ICON050 9暗符石盾
3
115iRace獸類
99999 8(8) 100 10 ICON050 12暗符石盾
行動裝置暫時無法觀看故事


天神的賦命

體力消耗 20 回合 2 經驗值 (0 / 體)
隊友:
199iCD: 15Lv.最大
層數 敵人 攻擊 CD HP 防禦 敵人技能
1
259iRace進化素材
99999 8(8) 100 10 SI105 7+Combo盾
2
579iRace神族
99999 8(8) 100 10 SI106 8+Combo盾
行動裝置暫時無法觀看故事


決裂的一箭

體力消耗 20 回合 2 經驗值 (0 / 體)
隊友:
199iCD: 15Lv.最大
層數 敵人 攻擊 CD HP 防禦 敵人技能
1
549iRace人類
99999 8(8) 100 10 ICON050 12暗符石盾
2
250iRace進化素材
100 5(5) 8 100萬 Template:心符石轉化
337iRace妖精類
99999 5(5) 21 10 ICON050 25暗符石盾
行動裝置暫時無法觀看故事


兄妹的分歧

體力消耗 20 回合 3 經驗值 (0 / 體)
隊友:
200iCD: 15Lv.最大
層數 敵人 攻擊 CD HP 防禦 敵人技能
1
104iRace妖精類
100 2(2) 1000 10 SI125 技能回復
2
197iRace神族
99999 8(8) 100 10 SI106 8+Combo盾
3
198iRace神族
99999 1(8) 17 308214 Template:心相剋轉化
行動裝置暫時無法觀看故事

:「去神界吧,妹妹,神族在人界的事完了。」
  198i:「我們可以一直相爭,但一切都是徒然的。」
  199i:「我必須待到終結之時,讓父親明白,人界發生的一切。」 }} ※天降的騷亂 ‧ 暗 STAGE CLEARED 會獲得1粒SingleDiamond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