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wer of Saviors 維基
Tower of Saviors 維基
Pet1653.png
Skin button.png
1653i.png
名稱 容納侵蝕 ‧ 阿爾瓦撒(動態造型) 屬性
編號
1653 稀有 6★ 空間 14 種族 龍類 系列 地獄魔王
最大
Lv
99 經驗
曲線
500萬 滿級
經驗
5000000

基本屬性

生命力 攻擊力 回復力 總計 強化經驗 金幣值
Lv 1 2490 735 27 3252 Lv1 25000 500
Lv
最大
5018
+0
1222
+0
30
+0
6270
+0
每Lv +150 +100
主動技 名稱 採靈術 Lv.1
初始CD
17 Lv. 12
最小CD
6
效果 龍類成員對敵方所造成傷害的 2.5% 轉化為我方生命力,效果持續至回合結束時我方生命力全滿 (效果持續期間技能不會冷卻)。發動技能首回合,龍類攻擊力 1.5 倍
隊長技 名稱 藤木怒嘯
效果 木屬性攻擊力 3.5 倍
來源 友情
封印
魔法石
封印
其他
關卡 2017/12/22-2017/12/24 成功通過地獄級關卡歡樂的包容者 3 次
問號2.png 卡牌資訊

【地獄魔王】
StoryFlag.png 故事


  自阿撒托斯的破壞中誕生的道羅斯,在時間流逝中祂的意識逐漸成長,意識到自我並開始創造,可是在最初道羅斯不習慣創造,許多時候剛創造出來便枯萎,但道羅斯沒有放棄、不斷嘗試。
  這次祂再度創造,祂先截斷身體一部分,打算拿它來作為新星體的基礎。祂吐出呼息,星體漸漸脹大並形成平等三角錐體,它穩定懸浮於宇宙中。
  『力量適中,星體穩定,這樣應該就能創造生命……創造和我相似的生命,這樣我便能更了解自己是個怎樣的存在。』
  道羅斯難得地展現了情緒,動作比過去急速,長久孤獨游走宇宙令祂渴求同伴,也因為祂過於急躁,伸爪的力度過大,三角星體下一刻便被粉碎,化成星塵飄散在宇宙。
  面前星體不知多少次的消散,道羅斯體內盈滿難耐的感受,此時祂張開嘴巴,吐出祂首次的嘆息後,扭動龐然軀體,飛離只餘星塵殘骸的空間。可是就連道羅斯都想不到祂的嘆息竟帶有創造生命的力量。
  縈繞在嘆息間的力量彷彿呼應道羅斯對同伴的渴望,把散落的星塵再度連結,並形成橢圓物體。物體很快變得成熟,並產生生命的脈動,長出柔軟的尾巴和繁多的肢節,還有巨大的嘴巴。
  除了軀體的成熟外,模糊的意識也清晰起來,新的存在即將要誕生,祂張開碩大的嘴巴——
  「哈哈哈哈哈——!」
  這就是快樂的創造者阿爾瓦撒的誕生。

  阿爾瓦撒如本能般在宇宙中搜索道羅斯,並理所當然成為祂首位的追隨者,一起踏上漫長的創造之旅。彷彿要代道羅斯去感受這個宇宙般,阿爾瓦撒的情感非常豐富,祂熱愛暢笑,對創造充滿熱情。
  即使跟隨道羅斯的存在越來越多,但在道羅斯眼中,阿爾瓦撒是獨特的存在,是祂最忠誠和最可靠的同伴。
  正因阿爾瓦撒與道羅斯靠得如此近,同是阿爾瓦撒是個如此感性的存在,所以祂最先察覺到道羅斯的異樣,那是發生在阿撒托斯出現之後,道羅斯的力量出現了缺陷,像玻璃瓶出現了裂縫般。幸好在代表命運的伊塔庫亞幫助下,道羅斯能維持平靜的心,如常創造。
  可是看著道羅斯把同伴伊波·茲特爾趕走的那一刻,阿爾瓦撒內心升起不祥的預感。這份預感因陸續加入的同伴而淡化,卻在祂意料不及的方式顯現了。
  
  道羅斯創造出懸浮在宇宙的平面陸地——也是神魔世界最初的形態,但陸地陸續出現崩潰的現象,擔憂的阿爾瓦撒飛到神魔世界之頂盤旋觀察,直至祂看到邊緣碎落的陸地竟統統流往中央之巔,祂才恍然大悟。  
  「這些碎片都受到看不見的力量互相吸引和影響,要平衡這種力量,星體的形狀是很重要,對,是球體,球體是最完美的形狀!哈哈哈,這次我們能創造出更美好的生命之地。」
  阿爾瓦撒帶著無限的喜悅來到道羅斯的所在地,沉浸在喜悅的阿爾瓦撒沒察覺到流轉在道羅斯附近的力量出現異變。
  祂開心地降落在道羅斯面前,卻被四周的荒蕪所嚇倒——茂盛的樹林被只剩凋零的樹根、地面被翻起來、河流佈滿污染物,像被徹底破壞過。
  「發生甚麼事?道羅斯!」
  「哧哧……創造使我不斷流失……體內空蕩蕩……不、不要剝奪我!」道羅斯環抱身體、雙眼充紅,思緒已然陷入混亂,被狂暴操控的祂無法辦出阿爾瓦撒,不,或許即使認出來,道羅斯也無法壓制衝動——
  道羅斯張開大口一把將阿爾瓦撒吞下去,但阿爾瓦撒太巨大,即使連道羅斯也無法一口吞下去,阿爾瓦撒的上半身微微顫動著。
  「阿爾瓦撒,快點破壞我,再這樣下去我會把你吞掉的。」道羅斯一邊吞咬著阿爾瓦撒,一邊以哀號般的聲音懇求著阿爾瓦撒,但阿爾瓦撒沒有反抗,只是揚起一如既往的暢快笑容,用殘餘的鰭手輕撫道羅斯堅硬的軀體。
  「呵呵,不要緊,道羅斯,可憐的道羅斯,神聖的你一直在創造,付出你的靈魂來創造,我們都忘記你也渴望得到,假如能填滿你的空虛,我就滿足了。」
  阿爾瓦撒放鬆身體,任由道羅斯把自己吞食,道羅斯意識雖然不願意,但體內的衝動沒法壓抑,只能如飢餓已久的野獸般咬食祂忠誠的追隨者,很快阿爾瓦撒便被道羅斯吞食殆盡。
  「阿爾瓦撒……阿爾瓦撒……」體內的飢渴得到滿足,道羅斯恢復平靜,但意識被無盡的悲哀支配,在這荒蕪的平地間呼喚著失去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