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1295.png
名稱 愁楚孤女 ‧ 甄宓 屬性
編號
1295 稀有 6★ 空間 20 種族 神族 系列 地獄魔王
最大
Lv
99 經驗
曲線
600萬 滿級
經驗
6000000

基本屬性

生命力 攻擊力 回復力 總計 強化經驗 金幣值
Lv 1 1597 778 197 2572 Lv1 1500 8000
Lv
最大
3164 1438 448 5050 每Lv +1250 +200
主動技 名稱 迷香蕩漾 ‧ 玄光 Lv.1
初始CD
19 Lv. 12
最小CD
8
效果 2 回合內,光屬性攻擊力及回復力 1.5 倍,光屬性神族攻擊力及回復力則提升 2 倍
隊長技 名稱 眾神之嗔怒
效果 神族攻擊力 3 倍
來源 友情
封印
魔法石
封印
其他
關卡 美人的心計
問號2.png 卡牌資訊

【地獄魔王】
StoryFlag.png 故事

  大宅處處都是紅紅火光,周遭不斷傳來下人的慘叫聲。甄宓在宅中前進,她擔憂著父母的安危,顧不得身邊發生的一切。她推開大門,只見曹操拿著劍站在一旁、父母均倒臥於血泊中!她朝曹操衝去,但瞬間便被對方抓住手肘。他趁機細看甄宓的臉,冷冷地說:「早就聽聞甄家小姐有著如仙女下凡的美貌,確實非假。把你殺掉未免太可惜了。」她想要咬舌自盡,但被曹操發現制止,最終以「戰利品」的身份被曹操帶回國,作為使者來訪時,用作炫耀。

  後來一次宴會中,曹丕與甄宓相遇,從此對她傾心。他向父親曹操請求,曹操便答應將甄宓賜給曹丕作妻。

  成婚當晚,外面傳來歡樂的喜慶聲,只有甄宓一個在流著悲傷的眼淚。房門終於打開,甄宓雙拳緊握,她禁不住緊張起來。儘管明知這個將要奪去她處子之身的男人非自己所愛的人,但為了報殺雙親之仇,她必須要強忍,還要裝作快樂和服從。曹丕走到她的面前,替她揭開紅色的面紗,然後搬來一張椅子,坐到她的對面。甄宓露出疑惑的眼神,曹丕便吃吃笑說:「我們來聊聊天,好嗎?我先說說我自己的事吧……」曹丕由他的童年開始慢慢訴說,甄宓卻敷衍著他,她自覺眼前的只不過是仇人之子,不必有太多的交情。那時正值嚴冬,事物都被冰雪覆蓋,與甄宓那如死灰的心是一樣的。
  在往後的晚上,曹丕都只是與她聊天,當甄宓說倦了,他便去書房睡,從不勉強甄宓做她不情願的事。漸漸甄宓開始跟曹丕談多了自己的事——童年的經歷、父母的教誨、家中的擺設等,所有她懷念但已成過去的一切。「還記得那時父親大人命人送了一隻小狗給我。那是隻白色的可愛小狗,很軟綿綿的。可是後來,下人一不小心,讓狗狗跑了出屋外,從此再也找不到……」甄宓說著,雙眼逐漸通紅,曹丕安慰她說:「你要相信,牠現在一定生活得很好。」聽著曹丕的說話,甄宓第一次對著他會心微笑。過了數天後,大宅內傳來一陣小狗的吠聲,原來是曹丕按著甄宓所形容的外貌,命人去尋找這令她掛念的小狗。雖然那並不是甄宓所說的那隻小狗,但她還是欣喜的把牠抱在懷中。她主動牽起曹丕的手,把頭靠在他的肩以示感激。春天粉色的花瓣隨風飄落,落在湖上,泛起漣漪,甄宓對曹丕的心也起了變化。
  春天過去,迎來的是一個炎熱的夏天。甄宓不知何故一直生病,嚇得下人們都不敢來照顧她,生怕自己也受感染。唯有曹丕卻不畏懼,仍然守在她的身邊,好好的照顧著她。「你不怕被我傳染嗎?搞不好會死掉。」她茫然地問;「沒甚麼好害怕,唯獨失去你。」他微笑地答。甄宓不禁感動得哭起來,像是連帶失去父母、一口氣把所有的傷痛都哭出來,曹丕只靜靜的把她抱在懷中、輕輕撫著她的頭。長久來被仇恨所折騰,甄宓已有很多夜不能成眠,但在曹丕的懷裡,卻感到難得的平安,心神終得到真正的休息。

  儘管對曹丕的愛意日益越深,甄宓卻不曾忘記過對曹操的仇恨,而她一直在苦等的時機亦終於到來。這晚,曹操邀請百官與曹丕來出席宴會,甄宓在得知此事後,早就買通了負責酒水的下人,換了一瓶毒酒給曹操。她在眾人面前裝出已經沒事的樣子,好讓曹操對她放下戒心。
  「這麼興奮,是時候來乾一杯吧!」曹操站起身來要與各官員喝一杯,當他走到曹丕面前,甄宓便如常替他們倒酒。她心知曹操為人奸險,定必會與曹丕更換手中的酒,於是把有毒的倒給曹丕,而曹操的卻是無毒。果然不出所料,曹操真打算與曹丕交換,只是曹丕卻不肯,看著甄宓,然後微笑著說:「因為愛,所以我相信她,難道父親就不信任兒子的妻子嗎?」曹操見兒子如此堅決亦不便再說。甄宓看著曹丕把毒酒喝下,想要制止卻無法把話說出口。
  宴會終於結束,甫踏進家門,曹丕便倒在地上,口吐出鮮血、臉色逐漸發白。甄宓把他抱在懷中,哭著說:「對不起……我……」「由一開始,我就知道你的企圖……可是,我真的太愛你了……我無法讓你殺害父親,亦不忍看你被折磨致死……原諒我自私的只顧自己的感受……」淚水像是缺堤般不斷湧出,忽然臉上傳來一股溫熱,原來是曹丕的手正在為甄宓抹去眼淚。他溫柔地說:「別哭……我喜歡你的笑臉……要一直笑,就像那天你抱著小狗時的微笑一樣……」甄宓勉強的擺出一副笑臉,曹丕便得到滿足,雙眼緊緊閉上,手亦乏力地垂下,就這樣離開人世。

  甄宓彎下身,輕輕的吻了曹丕的唇一下後,從袖中取出毒藥。她深情地看著曹丕說:「夫君,我現在就隨你而去。」她毫不猶豫把所有毒藥都吞下,然後躺到曹丕的身邊,握緊他的手,等待著死神的到來。夏去秋來,一片片枯黃的葉落到他們的四周,甄宓心中的恨彷彿隨著季節落幕,而她自己亦如落葉般找到了歸根的地方,即使二人只能在死後的世界繼續情緣……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