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2007.png
Skin button.png
6259i.png
名稱 時空相對論 ‧ 愛因斯坦 屬性
編號
2007 稀有 6★ 空間 14 種族 機械族 系列 科研敍論
最大
Lv
99 經驗
曲線
500萬 滿級
經驗
5000000

基本屬性

生命力 攻擊力 回復力 總計 強化經驗 金幣值
Lv 1 1881 726 142 2749 Lv1 1200 6000
Lv
最大
3621 1425 408 5454 每Lv +1000 +100
主動技 名稱 流水定律 Lv.1
初始CD
17 Lv. 12
最小CD
6
效果 3 回合內,首批掉落的 8 粒符石必定為水強化符石;技能持續時若所有機械族成員的行動值達至 100%,自身攻擊力 3 倍
隊長技 名稱 機械理論
效果 隊伍中只有機械族或人類成員時:
I. 全隊攻擊力 4.5 倍
II. 減少 40% 所受傷害
III. 消除水強化符石時
⇒ 機械族成員的行動值提升 5%
IV. 所有機械族成員的行動值達至 100% 時
⇒ 攻擊力額外 1.5 倍
進化列表 2006i.png EvoArrow.png 2007i.png
來源 友情
封印
魔法石
封印
其他
關卡
問號2.png 卡牌資訊

【科研敍論】
TeamSkillFlag.png 隊伍技能

隊伍技能:
若當前回合總傷害大於敵方總生命力 2.5 倍等值,下回合全隊攻擊力提升 2 倍

回合結束時,引爆水符石四周的水以外符石

水符石兼具 50% 心符石效果

進入關卡後,機械族成員的主動技能 CD 減少 3
發動條件:
以時空相對論 ‧ 愛因斯坦作隊長及戰友

機械族特性:
I. 每首批消除 1 粒自身屬性符石
⇒ 自身行動值提升 2%
II. 每首批消除 1 粒心符石
⇒ 自身行動值提升 1%
III. 行動值愈高
⇒ 自身攻擊力提升愈多
⇒ 最大提升至 2 倍。

IV. 當所有機械族成員的行動值
達至 50% 或以上時
⇒ 機械族成員屬性的符石效果提升
⇒ 每個機械族成員可提升 10% 效果
⇒ 最高 60%

V. 當所有機械族成員的行動值
達至 100% 時
⇒ 機械族成員每回合
以 25% 自身攻擊力
隨機追打自身屬性或
自身克制屬性的攻擊 1 至 2 次
條件:
隊伍中有 ≥2 個機械族成員
StoryFlag.png 故事


  愛因斯坦和伽利略離開房間,沿廊道走到盡頭一扇門前。二人交換一個眼神,然後伽利略比了個手勢示意自己上前。她放輕腳步以背貼門,伸手旋動手把,門打開了一道狹縫,除了光芒射進來,沒有任何異常。

  愛因斯坦見狀便上前推開大門——

  「哇呀!太好了!終於有人來了,我悶得發慌,噢,你們是剛才羅夢園的人,對了對了!你們要不要猜謎呀?」炮轟式般的話語來自一名少女口中,精神奕奕的語氣與她此時的處境完全不相符——少女被束縛在十字形的鐵架上,而鐵架緊緊鎖死在房間中央的地面。

  「你……是妮可 · 雷訥 · 勒波特。」伽利略亦走進來,瞇起雙眸看向少女,很快便認出她來。

  『她和我一樣是新入園者。』愛因斯坦搜索記憶,但巨響打斷他的思緒——數把比他還要大的大刀自天花板吊下來,並開始揮動,似乎不想讓他們救走妮可。

  「哦哦~真是個簡單明快的陷阱呢。」妮可看著揮動的大刀,開心地讚賞。

  那態度沒有任何虛假,她是衷心道出這話,愛因斯坦覺得好笑地說︰「你怎麼一丁點緊張感都沒有,想不到有人比我更瘋癲呢。」

  「呵呵,謝謝你的稱讚。」妮可朝愛因斯坦拋了個媚眼,但見到伽利略冷峻的臉色怕得縮回去。

  「你們兩個不要胡鬧,現在我們被不明敵人襲擊,每秒都受到威脅,給我認真點。」伽利略以冰冷的聲音訓斥著,正要邁步之際,愛因斯坦伸手握住她的手腕。

  「你留在這裡吧,像你這樣漂亮的女性,被刀割傷、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你是瞧不起我嗎?拋下你那可笑的想法吧。」伽利略不留情面甩開愛因斯坦的手,逕自走去,他撓撓頰跟在伽利略身後。

  二人輕鬆穿過刀陣來到妮可所在,近看下見到妮可頸部、手腕以及腳踝被三個金屬環鎖住,伽利略正想揮劍斬斷金屬環之際,愛因斯坦沉下臉色拉住她。

  「等等!」

  「你又想用那些不知所謂的藉口來阻止我嗎?」 

  「不,這金屬環注入了元素,假如強行用元素破壞便會引起爆炸,到時候會把妮可的頭顱炸飛。」

  「甚麼!我不要變成無頭屍,那很醜喔!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給我閉嘴!」

  妮可一聽到愛因斯坦的話便像個小孩撒野,惹得伽利略沉下臉喝止,雖然妮可停下呼喊,但鼓起雙腮瞪住伽利略。

  愛因斯坦見狀連忙打圓場說︰「不要緊,這種鎖花點時間便能解除。」

  然而,突然閃爍的紅光打破了他的盤算,四面牆壁開始移動,露出大量的洞口,讓人毛骨悚然的金屬槍管自洞口冒出。

  「炮擊開始倒數,五十九、五十八……」一把機械聲宣告。

  「嘖!這是甚麼惡趣味。」伽利略迅速掃視,很快得出結論,「以這數量的武器我們沒地方可以躲,只能逃出這房間!」

  「可是妮可——」「沒辦法救了,留下來只會同歸於盡!」

  「雖然一個人死去挺寂寞,但我也不想見到像你們的美女帥哥早逝喔~太暴殄天物了。」即使面對死亡,妮可仍不改其樂觀的態度。

  「四十、三十九……」

  「沒時間了!」伽利略強行抓住愛因斯坦的手朝出口跑去,但他無法移開對妮可的視線,然後他看到了——妮可雙手捏緊成拳,身體微微顫抖。

  「抱歉!」愛因斯坦揮開伽利略的手,往妮可的方向跑去,伽利略驚訝地回頭,猶豫一會咬牙,繼續朝出口的方向跑去。

  妮可見到愛因斯坦回來,樂觀的面具被打破,焦慮地說︰「你怎麼回來呀?這樣做只是送死而已!」
  「我不能丟下在害怕的人。」愛因斯坦豁然一笑,「而且我並不打算來送死。」

  他湊近妮可審視金屬環,頂方有個插口放鑰匙。他輕敲數下閉目傾聽其響聲,同時攤開掌心喚來水元素。水元素聚集在其掌上構成不規則的形狀,並凝固成冰,眨眼間便變成一條冰鑰匙。

  他把鑰匙插進鑰孔,咔嚓一聲,妮可頸上的金屬環應聲掉下,他依樣葫蘆解開妮可手腕以及腳踝上的金屬環。

  「我重獲自由了!謝——」「現在不是道謝的時候,快跑!」愛因斯坦不待妮可站穩便拉起她的手腕急步跑起來,可是已經太遲了!

  「三、二、一,射擊。」

  震破耳膜的炮擊聲環迴響起,彷彿在演奏惡夢的樂章把人的五感全都轟走般震撼。無數的子彈包圍著愛因斯坦與妮可,如雨的密度足以把他們的肉體撕裂成碎片。

  『老師,好不容易你給了我的生命,我可能無法保住……』愛因斯坦邊跑邊想,內心卻輕鬆無比,因為他順從自己的心選了自己認為對的路。
  
  『愛因斯坦,不要這麼容易放棄,來,感受元素的規律,利用它們的力量。』柔和的聲音在愛因斯坦的腦袋迴響,隨著聲音的指示,充沛的力量自四方八面湧入愛因斯坦的身體裡。

  『這是元素……它在說話?』愛因斯坦不知為何本能地放鬆了意識,有一瞬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不存在,彷彿與周遭相融,意識在廣闊無際的空間飄盪,然後來到一個佈滿數字的區域。

  『元素的排列……原來如此……』愛因斯坦重新張眸,舉高雙手,水元素凝聚在他的掌心裡,化成螺旋狀的漩渦向外放射開去。
  
  被元素觸碰的子彈全數懸浮在半空,像有人施了時間停頓的魔法。

  『不,那不是時間停頓,那子彈依然在移動,只是移動的速度變得緩慢……那傢伙竟然用元素來改變時間的流動……這從沒有人能做得到……』平安逃出房間的伽利略在房門觀察,旁觀者的角度讓她看得一清二。

  「呼哧……幸好趕得及……」
  「累死我了,我從來沒試過跑得這麼快……」
  愛因斯坦和妮可一踏出房門便整個人向倒地,不停喘息,同時房內閃耀璀璨的火光並飄來濃烈的焇煙。

  過了一會焇煙總算散去,只見房間佈滿彈痕、滿目瘡痍,慘不忍睹,一向大膽的愛因斯坦看到都忍不住戰慄。

  『假如剛才還留在那房間,我和妮可一定必死無疑……但為甚麼呢?拐走我們的人到底有甚麼目的?假如想我們死迷昏後便成,現在卻如此大費周章……老師,我還沒找到答案……』

  「呀——!」忽然有人從後撲到愛因斯坦身後,打斷了他的思緒更險些把他撲到地上,愛因斯坦看著如猴子攀在自己身上的妮可。

  「你、你在幹甚麼?」

  「找到你了!我孩子的爸爸!」妮可沒理會愛因斯坦的質問,反而興奮地高呼,更為了不讓他離開,用雙腿繞著他的腰,「來和我生孩子吧!」

  愛因斯坦雙眼被嚇得瞠大。

  『老師,原來女人比天才更難以預測呀。』

科研敍論 系列召喚獸 Pencil.png

2006i.png 2007i.png 2008i.png 2009i.png 2010i.png 2011i.png 2012i.png 2013i.png 2014i.png 2015i.png 2016i.png 2017i.png 2018i.png 2019i.png 2020i.png 2021i.png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