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1864.png
名稱 歌者信徒 ‧ 桑拿坦 屬性
編號
1864 稀有 6★ 空間 10 種族 妖精類 系列 奧羅茲遺族
最大
Lv
99 經驗
曲線
400萬 滿級
經驗
4000000

基本屬性

生命力 攻擊力 回復力 總計 強化經驗 金幣值
Lv 1 877 560 292 1729 Lv1 3000 1500
Lv
最大
1674 1069 660 3403 每Lv +0 +0
主動技 名稱 憂鬱之藍 Lv.1
初始CD
19 Lv. 12
最小CD
8
效果 1 回合內,延長移動符石時間至 10 秒,神族及妖精類攻擊力及回復力 1.5 倍;若隊伍中有 2 個或以上妖精類成員時,其他符石兼具 50% 水符石效果
隊長技 名稱 海之怒
效果 水屬性攻擊力 2 倍
來源 友情
封印
魔法石
封印
其他
關卡 為音樂而生
問號2.png 卡牌資訊

【奧羅茲遺族】
StoryFlag.png 故事

  烈日當空之下的宏偉城堡,周圍的守衛顯得精神恍惚。厚重的盔甲吸收了太陽的高溫,守衛早已汗流浹背;握著配劍的手亦變得黏答答,好不舒服。

  守衛們迷迷糊糊的樣子正中桑拿坦下懷,特別是守在北門的那個小伙子,一副蚩蚩蠢蠢的模樣是潛入城堡的關鍵。

  待另一個守衛前去巡邏之際,桑拿坦故意在那守衛面前流連,吟唱著輕快的歌曲,配上富有節奏感的腳步——鞋底的金屬鐵片敲落地磚發出清脆的響聲,令守衛不由自主地跟著搖頭晃腦。

  「大領主也太不人情吧,這麼悶熱的天氣還要全副武裝在值班,辛苦守衛大哥了。」桑拿坦別有用心地從懷中掏出一個皮壺,拔開木塞大口大口地灌著紫紅色的果液。通透的液體沿著他的嘴角流到脖子,看得守衛不斷嚥口水。

  成功引起他的注意,桑拿坦大方地把皮壺遞給守衛:「來一口潤潤喉嚨吧。」

  「哎呀呀~這、這怎好意思。」守衛嘴上說不,身體卻很誠實地接過皮壺拼命地喝起來。連續喝了幾口之後,他便不支倒地。

  確定守衛完全醉倒後,桑拿坦邊換上盔甲邊說:「呵,不是叫你喝一口嗎?這果液可是被放了睡眠藥喔,貪心的後果就是被人扒光光。」

  城堡內部的環境沒有想像中昏暗、壓迫,一支巡邏隊伍剛巧經過,桑拿坦把頭盔壓低,不讓士兵看清自己的樣貌。領頭的士兵沒有起疑,對他說:「那個,是你,別在這亂晃,趕快過去後庭幫忙。」

  大好機會桑拿坦又怎會錯過,他借機裝作為難地說:「可、可是上級要我去中央區換更……」

  士兵理解地點點頭,示意他去。桑拿坦隨便往一個方向走,被士兵急忙叫停:「等下,中央區在那邊呀。」一切盡在桑拿坦意料之中,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通往「至寶」所在地的路。

  跟其他區域相比,中央區的防備明顯不足。不單止沒有特殊機關,連守衛也只有一個不斷在咳嗽的老頭。見到桑拿坦的到來,老頭勉強睜開他那下垂得嚴重的眼皮,道:「咳咳咳咳,奇怪了……還沒到時間換更呀?」

  「哈,上級說讓我早點來,好讓你老人家休息。」

  「這樣呀……」老頭把鑰匙交給桑拿坦,說:「咳咳,記著……大門千萬不能打開。」說完便步履躝跚地走了。

  中央區的盡頭有道數米高的古舊木門,與城堡華麗的風格格格不入。木門的下端還有一道小門,小門的大小剛好讓一個成年男人的前臂探進去。桑拿坦拿著老頭交付的鑰匙比畫著,是一把常見的鐵匙。

  『不打開大門的才是傻瓜……』桑拿坦不暇思索插入大門的鑰孔內扭動,喀落一聲,大門順利被打開,在微弱的燈火下,隱約看到門後是個狹小的空間,四面牆身由石頭堆砌而成,中間建了個石座,上面放了一個閃爍光芒的寶盒。

  『這就是我要找的寶盒!』桑拿坦雙眼激動得瞠大,正想衝過去拿下寶盒之際,一道聲音傳來,那道聲音極其微弱。正常誰也不會察覺到,但因為桑拿坦擁有超卓的聽覺,他停下腳步——
  
  『裡面有人……不,有甚麼在……』桑拿坦閉上雙眼,集中傾聽,聽覺變得敏銳,他兀然抬頭,發現一隻比他還要巨大的蜥蝪攀爬在的天花,更張開嘴準備朝桑拿坦發動攻擊!

  「哇呀!」桑拿坦狼狽地向前翻滾避開蜥蝪噴出的毒液,剛才桑拿坦所在的地面瞬間融化開來。

  巨型蜥蝪發現攻擊失敗,發出狂哮著,並以詭異的動作爬下來,以牠尖長堅硬的巴尾護著身後的寶盒。

  「別生氣,我似乎打擾你午睡了。」桑拿坦邊說邊站起來移動。

  『難怪那老人叫我不要打開大門……』

  蜥蝪朝桑拿坦不斷快速噴出毒液,但都被他巧妙地一 一避開。毒液觸及的地面被腐蝕,形成一個個冒著氣泡的毒池。桑拿坦脫下盔甲,剩下一身輕裝。他踏著步利用鞋子打拍子,敲打著地面,閃避的速度竟漸漸變快起來。桑拿坦張口唱歌,一把高亢又雄渾的聲線在迴盪。悠揚、淳樸,諄諄的聲音令巨型蜥蝪的動作變得遲緩。

  桑拿坦沒有放過這機會,輕巧地靠近蜥蝪,在最接近牠的那一刻舉腳,用力踢向蜥蝪腹部,整隻蜥蝪被踢飛,撞破了牆壁。戰鬥引起騷動,大批守衛洶湧過來。為免又再大動干戈,桑拿坦帶著寶盒匆匆逃去。

  『我取回了我們一族的至寶……』桑拿坦內心激動萬分,這寶盒本應是他們一族的傳承之物,卻被貪婪的人族搶去,現在終於物歸原主了。

  他小心翼翼地打開寶盒,一份保存完好的樂譜上,用特殊墨水寫著「姆姆的呢喃」。這是由先祖莎娜所編寫的樂章。這樂章對一生都奉獻給音樂的桑拿坦來說是信仰,如今至寶終於得手,竟使一向輕鬆自在的桑拿坦變得繃緊。

  「這……」仔細翻看樂譜,撫摸著紙上每一個音符,桑拿坦激動得淚流滿面。翻到一半的時候,只有一頁白紙。桑拿坦連忙翻揭後半部份,驚覺全是空白一遍。

  他默沉了半刻後毅然站起來,精神抖擻地說:「果然一族至寶不是那麼容易找齊,我所追求的音樂之路不會這麼平坦!」

  收好樂譜,他決定繼續展開旅程。

奧羅茲遺族 系列召喚獸 Pencil.png

1864i.png 1810i.png 1865i.png 1866i.png 1867i.png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