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2021.png
名稱 歸回星哈雷 ‧ 妮可 屬性
編號
2021 稀有 6★ 空間 14 種族 人類 系列 科研敍論
最大
Lv
99 經驗
曲線
500萬 滿級
經驗
5000000

基本屬性

生命力 攻擊力 回復力 總計 強化經驗 金幣值
Lv 1 1240 824 223 2287 Lv1 1200 6000
Lv
最大
2434 1618 502 4554 每Lv +1000 +100
主動技 名稱 過目不忘 Lv.1
初始CD
19 Lv. 12
最小CD
8
效果 於下回合開始時將場上的符石變回發動技能時的分佈 (包括強化符石、種族符石),效果持續 2 回合
隊長技 名稱 靈氣迫人 ‧ 暗
效果 I. 人類攻擊力 3.5 倍
II. 暗符石兼具 25% 心符石效果 (可疊加)
進化列表 2020i.png EvoArrow.png 2021i.png
來源 友情
封印
魔法石
封印
其他
關卡
問號2.png 卡牌資訊

【科研敍論】
StoryFlag.png 故事


  「還沒到嗎?」伽利略皺著眉頭問。

  「太奇怪了,照道理應該已經去到。」

  「是不是你老眼昏花弄錯了呢?」伽利略勾起嘴角調侃,妮可不滿地鼓起雙腮、瞪住對方嗔說︰「我不像伽伽是個大嬸,還年輕得很,不可能會弄錯!」

  「甚麼大嬸,我不過大你數年而已!」

  二人互相瞪視,快要擦起火花來,可能受到那熱力所影響,愛因斯坦發出低吟︰「嗯呀……」

  愛因斯坦的雙頰因高熱而變得通紅,皮膚被汗水沾得濕潤,反射著廊道的燈光,狀況比剛才更加嚴重。

  『現在不是爭執的時候,快找到水源為重!』妮可撇過臉,正想整理心情之際,瞥見牆上一角,然後臉色驟變停下腳步,差點害得伽利略跌倒。

  幸而對方身手敏捷及時穩住身體。

  「你這傢伙怎麼突然停下……發生甚麼事?」伽利略見到妮可凝重的表情問。

  「這裡我們已經走過了。」

  「哈?」伽利略隨即搖頭︰「這不可能,我們一直向前走怎麼可能會回頭,這裡的環境看起來都差不多,是你記錯——」

  「我不可能記錯!」妮可認真地指著牆上微細的裂紋說︰「一開始的牆壁上有著和這個一樣的裂紋,不但如此,地板顏色的差異,門扉的位置,還有天花污漬的深淺統統都相同。」

  「等等,你……我想起了。」伽利略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你擁有瞬間記憶力,只要看一眼便不會忘記……但這說不通,我們一直向前走不可能會回到出發點。」

  「難道——」妮可靈機一動,小心翼翼卸下愛因斯坦,讓他靠到伽利略身上,跑到牆邊將耳朵貼到牆身上,閉目傾聽,然後張目看向伽利略說︰「果然……移動的不單是我們,這條走廊本身都在移動。」

  「所以我們被困在一個會移動的迷宮裡……」伽利略沉下臉色說,「那不就永遠都出不去嗎?」

  「不!我不會認輸的!」妮可握拳大喊,「這個迷宮的移動方式一定依據某個規律,只要找到那規律就能走出去。」

  「你要怎麼找,這根本不可能!」
  「可能的!」妮可指著自己的腦袋,揚起得意的微笑,「只要靠這裡。」 

  妮可睜大雙眸,將手指放到眉心之間,嘴巴蠕動︰「開啟……搜索……」
  
  與普通人對記憶模糊相異,妮可對記憶了如指掌,只要是她所希望,她隨時能連上任何一個時刻的記憶,並把其中一秒烙印在眼中的畫面能完完本本畫下來。
  
  此時妮可回溯剛才走過來的記憶,並將所有的路重新拼湊起來——「嘻嘻,我知道了。」

  妮可扶起愛因斯坦,並朝伽利略大喝,「向前走!」

  伽利略點頭配合妮可的指示,扶起愛因斯坦向前走,每經過一個分岔路,妮可便迅速下了指示,伽利略沒有質疑,全盤依隨妮可的指示。

  「差一點點,只要一直走就能走出去了!」出口在望,妮可興奮起來加快腳步,可是從天而降的鐵閘斬斷她的希望!

  「這太卑鄙了,偵測到有人靠近出口便落下這道鐵閘。」妮可用力鎚打鐵閘,不忿地咬牙說︰「可惡!明明就在前面的!」

  「這裡交給我。」伽利略將愛因斯坦交給妮可,拔出機械劍,瞠大漂亮的雙眸,呼喚暗元素凝聚出鋒利的劍身,然後朝那道鐵閘一揮。

  咔嚓一聲,鐵閘被粗暴地斬開成兩半,伽利略收回劍,表情一臉泰然,反倒妮可驚訝得張大嘴巴。

  「嗚哇……伽伽好厲害呀。」

  「哼,我一向都很厲害,是你沒慧眼。」伽利略回去扶住愛因斯坦,朝妮可伸出手,「我們走吧。」

  終於她們來到目的地——廚房。
 
  門扉被伽利略一個迴旋踢粗暴撞開,妮可和伽利略扶著昏迷不醒的愛因斯坦走進房,把他扶靠到牆上。

  「重死人了,看他一副纖纖美少年的模樣,想不到竟然這麼重……呼……」妮可抱怨地說。
  
  「嗯嗯……」愛因斯坦痛苦地呢喃,斗大的汗水自他的額角滑下來。

  妮可立即爬起來跑到流理台,拿起杯子盛滿水匆匆跑到愛因斯坦身旁。伽利略則巡視一遍整間房,確保沒有敵人潛伏。

  「水來喔。」妮可將杯子湊到愛因斯坦唇邊,他如獲甘露大口喝下去,補充了水分後,他總算平穩地沉睡下去。

  「能做的我們已經做了,接下來就看他的體力了。」伽利略見到妮可仍憂心忡忡,搭上她的肩膀說︰「放心吧,他是被羅夢園看上的研究者,不會這麼容易被打敗。」

  妮可昂首看著伽利略,她似乎不擅長安慰人,彆扭地移開視線,妮可忍不住笑開來,「謝謝你,伽伽。」

  「都說不要叫我伽——」

  突然外面傳來爆炸聲打斷了伽利略的話,妮可嚇得縮起肩,慌張地喊︰「誒?發生甚麼事?」

  「我出去看看是怎麼回事,你留在這裡照顧愛因斯坦。」

  「我知道了。你也要小心點。」

  伽利略點頭便離開了,房間只餘下水滴撞向石台發出鈍音。

  「嗯呀……」沉睡中的愛因斯坦忽然擠出痛呼,妮可連忙過去察看,並把他的頭放到自己的大腿上。

  可是這樣做依然沒法減輕愛因斯坦的不適,他皺緊眉頭呻吟︰「老師……我……不甘心……我想知道……更多……」

  『他好像很痛苦,要怎麼辦……以前媽媽是怎麼安撫發病的我呢……』妮可搜索過去那僅有的快樂回憶,舉起手輕拍著愛因斯坦的背部,哼唱著溫柔的歌謠。

  這似乎見效了,愛因斯坦鬆開緊皺的臉容,再度睡去了,妮可撥開他被汗沾濕的髮絲,輕輕笑出來。
   
  「這是妮可的膝枕服務,不是任何人都能體驗到,所以快給我好起來喔~」妮可湊到愛因斯坦的耳邊輕聲說。

  之後妮可一直輕拍著愛因斯坦,氣氛安寧得很,剛才一連串事件所積成的疲累湧上來,妮可的意識也漸漸模糊,最後竟然一起睡著了。

  『妮可,對不起,是媽媽的錯,我不應該把你生下來……』
  『好痛……好痛……好痛呀,媽媽……不要……求求你……不要呀!』

  鮮紅與淚水交織的畫面清晰地交錯,妮可受不了睜開雙眸,氣息變得急促,驚惶地左右顧盼,過了一會才意識到自己不是身處那地獄般的地方。

  咔嚓!門被打開,是伽利略,她皺起眉問︰「你怎麼滿頭大汗?一個病人已經夠麻煩了,我可不想照顧兩個。」

  「我沒病呀!萬一你趁我病倒了,把小坦搶走那就糟糕喔。」

  「你——唉,我要告訴你,我從沒有想過亦不打算與愛因斯坦生小……」伽利略說到一半覺得不好意思臉紅起來,輕咳一聲,「總之我對愛因斯坦沒有你想像的感情。」

  「……難道你對我——」「沒有!」

  妮可見到伽利略焦急地否定,覺得很有趣而大笑起來,這時伽利略才發現對方在捉弄自己,悶聲不響地走到在離妮可稍遠的地上坐下來。

  寂靜升起,正當妮可以為伽利略睡著了時,對方說︰「抱歉。」

  「誒?」妮可疑惑地歪起頭,「你怎麼忽然道歉?」

  「……你被綁住時,要不是愛因斯坦不顧一切來救你,根本不能得救,我卻為求自保而拋下你了,你有權利恨我。」

  「噗嗤!」

  「你在笑甚麼?」伽利略看著燦笑的妮可,妮可拭去眼角的淚水答︰「我想不到伽伽這麼笨。」

  「……我自出生以來還是第一次被人說笨。」伽利略本以為自己會生氣,但沒有,她難得頷首,「對呀,我很笨。」

  「笨得把所有責任都背在身上呢,在剛才那種情況當然會選擇逃啦,換作是我也會這樣選。」妮可伸手撥過愛因斯坦被汗水沾濕的瀏海,「除了這個大傻瓜外呢。」

  妮可將身體湊近伽利略,舉起手輕彈伽利略的額頭,甜美的臉蛋掛著泛著溫柔的笑臉,輕聲說︰「不要再怪責自己了,那不是你的錯。」

  在妮可的話語下,伽利略總算放鬆了緊繃的雙肩。

科研敍論 系列召喚獸 Pencil.png

2006i.png 2007i.png 2008i.png 2009i.png 2010i.png 2011i.png 2012i.png 2013i.png 2014i.png 2015i.png 2016i.png 2017i.png 2018i.png 2019i.png 2020i.png 2021i.png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