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1854.png
Skin button.png
6210i.png
名稱 脈輪師尊 ‧ 因陀羅 屬性
編號
1854 稀有 6★ 空間 20 種族 神族 系列 地獄魔王
最大
Lv
99 經驗
曲線
500萬 滿級
經驗
5000000

基本屬性

生命力 攻擊力 回復力 總計 強化經驗 金幣值
Lv 1 1618 788 203 2609 Lv1 3000 1500
Lv
最大
3205 1457 463 5125 每Lv +0 +0
主動技 名稱 神界之宰 Lv.1
初始CD
17 Lv. 12
最小CD
6
效果 將 7 個 固定位置 的符石轉化為光神族符石;1 回合內,以神族及魔族其中造成的最大傷害轉換為全隊神族及魔族的傷害
隊長技 名稱 神族萬鈞之怒
效果 神族攻擊力 4 倍
來源 友情
封印
魔法石
封印
其他
關卡 生命之輪的運轉
問號2.png 卡牌資訊

【地獄魔王】
StoryFlag.png 故事


  在荒蕪的村子,一對夫婦在路上匆匆而行,青年珍而重之抱著布包,女子則依靠在他身旁行走,忽然青年被某東西絆倒,手上的布包差點要掉下地,幸而女子來得及接住。

  「嗯嗚……」絆倒青年的東西發出虛弱的呻吟,原來那是個男人!只見他骨瘦如柴、僅以破布裹身,皮膚有著密密麻麻的龜裂,裂紋藏著黑垢,使他看起來更加怵然。

  被絆倒的青年穩住身體後,朝倒地的男人大聲責罵︰「你這混帳差點害我好不容易找到的糧食毀於一旦!要死就拜託到別處死,不要在路中心礙著!」

  青年舉腳用力踢男人的腹部,男人硬生生吃下去,整個人痛得蜷縮起來,青年想再踢時,旁邊的女人阻止他。

  「等等!那人是因陀羅啊。」
  「因陀羅……上星期妻兒都自燃而死的那傢伙嗎?」青年臉容頓時一整,收起拳腳瞥向倒地的因陀羅。

  「誒?那傢伙身上的裂紋……是自燃症的徵兆,而且還到了末期……唉……」青年搖搖頭,與妻子轉身離去。

  然而,本來神志不清的因陀羅因此一役而醒過來,他撐起眼皮,瞥見遠方的高山,模糊的意識運作起來。

  『……反正都要死了,就挑個漂亮點的地方死去……去山上吧……』因陀羅撐起沉重的身體,一步一步緩緩地朝高山的方向進發。

  起初他覺得異常辛苦,每走一段路便已經氣喘不已、雙腿痠痛得難以忍耐,但漸漸肉體適應起來,行走的時間變長,有時走了一整天都沒休息。

  肉體的勞動讓因陀羅忘卻過去的悲傷,他只是專注地驅使著肉體,朝目的地進發,過了數天,他終於來到了高山前。

  山路崎嶇陡斜,路上佈滿碎石把因陀羅的腳底割傷,但比起割傷的痛楚,因陀羅驚訝於嶄新的感受。

  『原來空氣嚐起來是這麼新鮮、風吹打過來是如此美妙、連天空閃紅投射下來的光芒都如此可愛,呀,多美麗的世界。』

  因陀羅胸臆間湧現著無數的感動,不斷填滿他,那份豐盈使他忍不住朗笑出來。他已忘了上次大笑是什麼時候,但此時的他像要彌補過去失去的笑聲般,因陀羅笑了足足一整天。

  然而他的悅樂維持不了很久,當他來到山腰,肉體的疲憊提醒他要休息,所以他挑了一顆大石前坐下來,俯瞰山下的景色——只有乾涸大地的荒涼之景。

  肉體靜止讓因陀羅的頭腦變得活躍,支配著因陀羅的意識,讓他回想起妻兒死亡時的慘狀。哀號聲、肉體燃燒的味道、人體化成灰燼的瞬間,全都歷歷在目,他還記得兒子在火焰中露出恐懼的眼神。

  『為什麼……他才不過五歲……難道他出生就是為了迎接這種悲淒的終末嗎?多殘酷……』因陀羅淚水汨汨而流,雙手用力抓住地面,這時一道紅光自他的指尖燃起,炙燙的感覺蔓延。

  『呀,我將會和妻兒一樣被燒燼、化成虛無……』因陀羅的臉容兀然變得猙獰,他在地上打滾,想撲熄身體的火焰,但一切都沒有用,火越燒越猛。因陀羅看著雙臂在融化,見到肌肉中的筋脈。

  「不要啊!我不要死!我不想死啊!混帳!這個可惡的世界,我要詛咒你!」因陀羅拼命嘶吼,用力得連喉嚨都出血了。他頹然倒地,火焰已經攀升至他的臉龐,脂肪如淚水般自他的雙眸流下模糊了他的視線。

  這時在他模糊的視線內現出了一抺鮮紅,那是一朵嬌小僅有指腹般大的花朵,它正在綻放,那姿態美麗得因陀羅忘了死亡的恐懼。

  『呀,多美麗,我明明憎恨這個世界,但為什麼又會覺得這世界孕育的一切如此美好?』

  因陀羅眨動只餘下一只的眼球,將那花的姿態深深烙印在眼內,勾起嘴角笑說︰『因為愛,我愛著這殘酷的世界。』

  下一刻因陀羅覺得全身輕得像一粒浮塵,往上騰空,化為無形的靈體,俯視應該曾經是因陀羅的肉體,但和平時不同,肉體化成琉璃狀,清澈可見佈滿全身的經脈,有道赤紅的氣息正覆蓋著肉體,並燃燒起來。

  『就是這赤紅的氣息讓我們燃燒起來……不,它沒有惡意,只想進入我們體內,但我們卻在拒絕它,所以它只能依附在我們皮膚上,脆弱的皮膚無法承受而變得龜裂,最後才燃燒起來。』

  因陀羅張開身體,閉上眼放開懷抱,打開肉體每個入口,讓那赤紅走進體內,那赤紅分散成七色的輪息,有力地在因陀羅體內沿著經脈流竄,再衝破位於各處的脈門,將他的海底輪、本我輪、臍輪、心輪、喉輪、三眼輪、頂輪打通。

  因陀羅感覺到恍如初生嬰兒的生命力貫注全身,張開眼睛,包圍著他的烈火瞬間熄滅。重生的因陀羅全身赤裸,頓悟的他不再執著,帶著柔情地說:「鄙感受到了,鄙體內充滿了輪息,那輪息開啟了脈輪,這是萬物的根本;脈輪說,為啟法的鑰匙。鄙鑰匙交到合適的人手上。」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