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1416.png
名稱 須佐之男 屬性
編號
1416 稀有 5★ 空間 8 種族 神族 系列 大和
最大
Lv
50 經驗
曲線
400萬 滿級
經驗
1000000

基本屬性

生命力 攻擊力 回復力 總計 強化經驗 金幣值
Lv 1 665 334 89 1088 Lv1 5000 10000
Lv
最大
1293 608 199 2100 每Lv +500 +0
主動技 名稱 符石緩變 ‧ 水 Lv.1
初始CD
12 Lv. 10
最小CD
3
效果 將最多 3 粒火符石轉化為水符石
隊長技 名稱 浪濤怒嘯
效果 水屬性攻擊力 3.5 倍
昇華 能力
Refine1.png 召喚獸生命力 + 100
50
Refine2.png 移動符石消除角色所在隊伍欄直行的 1 組符石 3 粒或以上,該回合神族回復力提升 12% (不包含掉落符石)
150
Refine3.png 召喚獸攻擊力 + 135
300
Refine4.png 移動符石消除角色所在隊伍欄直行的 1 組符石 4 粒或以上,該回合神族攻擊力提升 12% (不包含掉落符石)
500
關卡 1416i.png 須佐之男的戰鬥
進化列表 1416i.png EvoPlus.png 251i.png 256i.png 265i.png 266i.png 263i.png EvoArrow.png  1417i.png
來源 友情
封印
魔法石
封印
其他 「古事紀」抽卡機
關卡
問號2.png 卡牌資訊

【大和】

*此召喚獸進化 / 潛能解放後主動技能將會改變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661i.png 冰霜魔像 
691i.png 雨僮
1416i.png 須佐之男
StoryFlag.png 故事


  「可惡!每次一到要修行的時候,就必定找不到須佐之男那傢伙。」天照看著須佐之男那空空如也的房間,生氣地說。在她身旁的迦具土不禁笑了笑,但被她厲眼一瞪,便立刻收起笑容,問:「還是先去找他吧?」「哼!他還能往哪走?我才不急著抓他回來。」天照罕有地露出奸狡的表情,似乎是已計劃好怎樣教訓自己那頑皮的弟弟;迦具土只嘆了一口氣,心中默念:『須佐之男……你這次好自為之了。』

  與此同時,距離他們修行之地不遠的村莊,人們圍在一起,正在觀看著甚麼精彩的表演。
  一陣水花自人群中出現,水花隨少年的指揮有節奏地左右擺動。少年手指指向天空,水花便飛到天上;他的手指在空中畫出數個圓圈,水便匯聚成數個水球。他把手放開,水球便跟著爆開!人們眼見水花朝自己濺來,紛紛舉起雙手想要擋之。此時,他們赫然發現水竟停在面前,就像是結成冰一樣!人們都禁不住鼓起掌來。少年舉起手,水花便開始在空中聚合成一個巨大水球。他雙手合十,緩緩分開,雙手之間便現出一把以水造成的劍。他躍至水球上方,一劍砍下,水球分成兩半並化成蛟龍,各自向不同的方向飛走。少年輕彈一下指頭,本在空中自由飛翔的蛟龍,便化成泡沫消去,泡沫慢慢飄到人群,大家都讚嘆不已。隨著泡沫飄落,少年用力一揮,水劍便徐徐消失,他朝大家鞠躬,整個表演便在人們的掌聲中完結。
  少年拿出布袋,向觀眾逐個索取觀賞表演的費用,轉眼間,布袋便沉甸甸的。人群開始散去,他興奮地看著布袋中的錢幣說:「這下可發財了……」此時,有人輕拍他的肩,他還以為是有人想要打賞他,便微笑地轉身跟對方說:「謝謝……你……」沒想到面前的竟是天照與迦具土!他吃吃笑,裝作沒事的跟她說:「天、天照姐,你為甚麼會在這裡?」「那你又為甚麼會在這裡呢?這個時間我們不是約好了一起修行嗎?」「我……痛!」話還沒來得及說完,便被天照扭住他的耳朵,怒罵:「錢袋!沒收!」「不要呀!」須佐之男就這樣被天照帶回去,他雖不斷向迦具土求助;但迦具土只聳聳肩,對於發怒的天照,他亦是愛莫能助。

  雖然每次回去都會被罰跪,但須佐之男還是依然故我。他始終認為修行無聊,所以總是在修行期間,偷走到附近的村莊,以表演秘術來賺錢。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那天晚上,他又因不去修行而被天照罰跪於房中。就在他瞌睡時,忽然聽到房外傳來天照與月讀的爭吵聲,於是從門縫中偷看是怎麼的一回事,赫見月讀拿著包袱,想要跟從伊邪那美離去!
  「到底發生甚麼事了?月讀姐!」須佐之男忍不住走出來問;「這與你無關,別礙事。」月讀此刻冰冷的語氣與神情,是須佐之男從沒見過。一想到天照會傷心難過,他便造出水劍指向月讀,命令道:「你給我解釋清楚!不然,誰都不准走!」「就憑你?」語畢,一些詭異的紫線從月讀的手指頭現出,並繞住須佐之男持劍的手。他突然感到一股力量操控著他持劍的手,眼見那手想把劍揮向自己,他連忙用另一隻空出的手來抵住。只是,操控他的力量甚大!就在他快要抵擋不住時,一把現出橙光的扇飛來,將紫色的線都切斷,須佐之男且才得救。
  正當須佐之男與月讀想再打起來時,天照走來擋在他們二人中間說:「別再打了!」她走到須佐之男面前說:「夠了……真的夠了……由她走吧……」天照一直低著頭,縱使看不到臉容,他亦心知她此刻的心情。他持劍的手垂下,另一隻手環抱天照,目送著月讀跟隨伊邪那美走遠。在那之後,須佐之男知道若他繼續留在天照的身邊,他便永遠學不會堅強,於是決定要離開,獨自修行。他雖沒說原因,但天照亦明白他的決意,就是再不捨,還是同意了他的決定。他在晴朗的一天,拜別伊邪那岐與天照,期盼自己再回來時,已變成能保護家人的強者。

大和 系列召喚獸 Pencil.png

1416i.png 1417i.png 1418i.png 1419i.png 1420i.png 1421i.png 1422i.png 1423i.png 1424i.png 1425i.png 1426i.png 1427i.png 1428i.png 1429i.png 1430i.png 1431i.png 2481i.png 2482i.png 2483i.png 2484i.png 2485i.png 2486i.png 2487i.png 2488i.png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