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受到保护的"Template:1866" (‎[edit=sysop] (无限期) ‎[move=sysop] (无限期)))
第25行: 第25行:
 
|newbie = 0
 
|newbie = 0
 
|source =
 
|source =
|stage =
+
|stage = [[瘋獸之回憶]]
   
 
|story = <br>  被橙黃薰染的天空,一道碩大的身影在空中飛翔,牠似乎在尋找甚麼,不斷環視著四周,然後牠找到了。<br>  <br>  牠展開白羽巨翼,俯衝而下,飛向繁花盛開的草原,快要到地時牠收起羽翼,壓低力量,如在冰上滑行般流暢地在空中滑翔,沒有傷到地上任何一朵花卉。<br><br>  「貝西摩斯,原來你在這裡,我找了你很久……」獸族席茲開心地跑過去前方聳立在花中的健碩獸族貝西摩斯,但走沒兩步便發現貝西摩斯正和一道赤紅的身影對話。<br><br>  「龐貝呀,你不能放任那班歸者任意妄為,假如不趁他們尚沒壯大時殲滅掉,會造成不可收拾的結果!」貝西摩斯以急切的語氣對赤紅的身影機械族龐貝勸說,但對方搖頭,紅眸閃動著柔和的光芒。<br><br>  「貝西摩斯,我明白你的用心,可是不到最後關頭,我也不想這樣做,姆姆亦不希望見到這種殺戮。」<br><br>  席茲聽不下去,跑過去以高居臨下的姿態,抬起下巴俯視著龐貝插話說︰「哼!說到底,你們只是膽小的存在,為保己而殺戮不是理所當然嗎?」<br><br>  「席茲……或許只要把歸者他們殺掉,就能輕鬆讓這片大地回復和平,但我不想這樣做,即使知道困難重重,我也希望做出正確的事。」<br><br>  「唉……龐貝,你還是一樣如此天真。」貝西摩斯無奈地搖頭嘆息,下一刻卻開懷地笑了出來。<br><br>  「哈哈,不過我喜歡你這種天真!假如有一天你需要我的幫忙,儘管向我說吧。」貝西摩斯說完,與龐貝對視而笑,在旁的席茲卻看得不是滋味。<br><br>  『總有一天,龐貝那傢伙一定會為自己的天真而付出代價!』席茲到最後也沒有改變想法,而牠的想法沒有錯。<br><br>  在那次會面不久的日子,歸者成功攻進機械城,戰鬥的聲響激烈得傳至貝西摩斯和席茲的所在,貝西摩斯露出憂心的表情,並打算動身前去幫忙,席茲卻奮力阻止。<br><br>  「貝西摩斯,夠了,他們要打要殺就讓他們去吧,不要管那些傢伙!」<br><br>  「他們是我的好朋友怎可能不幫忙,我不會有事,因為我的力量很強,席茲,你比誰都清楚。」<br><br>  席茲當然清楚明白,當年年幼的牠被追擊,是貝西摩斯救了自己。<br><br>  那時的席茲看著貝西摩斯將近百頭的敵人輕易打倒,那勇猛的姿態直至現在席茲也沒有忘記,而牠一直視貝西摩斯為自己目標,希望終有一天能成長到像貝西摩斯般強大。<br><br>  貝西摩斯不待席茲回應便繃緊起全身肌肉,打算出發去機械城,然而席茲不死心、飛到貝西摩斯面前阻擋,並激動喊道︰「這是他們咎由自取,一開始縱容歸者作惡而致,現在要你跑去助他們,你有想過這次可能有去沒回嗎?!」<br><br>  「即使是這樣,我也不能不去,這是我對龐貝的承諾。」貝西摩斯閉上眼,鼓動元素之力,力量化成薄膜覆在牠的肉體上。<br><br>  「你阻不到我的,席茲。」語音還沒完,貝西摩斯的身體便兀然消失,直挺挺撞向席茲,那巨大的衝擊把席茲撞飛至半空。<br><br>  「嗯……貝西……不、不要走……」受到重擊,席茲身體無法動彈,只能看著貝西摩斯離去,意識逐漸變得模糊,並昏迷過去。<br><br>  不知過了多久,席茲終於甦醒過來,牠第一時間看向機械城,本來外露的金屬建築物此時卻消失於眼前。<br><br>  『不、不可以!貝西摩斯!』席茲頓時產生龐大的恐懼,牠不顧傷勢拍翼而飛,來到曾經是機械城入口的地方,現在已經成為了寸草不生的荒地。<br><br>  不單如此,過去遍佈大地的活管而不復在,眼前的世界對席茲來說陌生得難以接受,然而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最讓牠絕望的是貝西摩斯的消失。<br> <br>  這讓席茲無法自持,失控崩潰、陷入狂暴狀態。牠咆嘯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劃破整片大地,強烈的音波令周遭大片土地裂開,巨翼所形成的風沙轉變成沙塵暴,把這片大地封鎖住。<br><br>  席茲持續嘶吼狂喊,絕望和無助吞噬了牠的意志,獸性凌駕於牠的理性,牠徹底化為無心的野獸,將一切靠近機械城入口的存在消滅。<br><br>  漫長的歲月過去,席茲已記不起牠殺死了多少的生物,只是沉浸在悲傷和哀痛中,直至這一天,兩道身影穿過牠所造出來的沙塵暴,來到風眼中心,本來牠會一如既往,以麻木的心殺掉那入侵者,但牠嗅了那熟悉的味道——屬於機械族特有的金屬味!<br>  <br>  「把我的貝西摩斯還來!你們這些可惡的機械族!」瘋狂的席茲猙獰著臉說。
 
|story = <br>  被橙黃薰染的天空,一道碩大的身影在空中飛翔,牠似乎在尋找甚麼,不斷環視著四周,然後牠找到了。<br>  <br>  牠展開白羽巨翼,俯衝而下,飛向繁花盛開的草原,快要到地時牠收起羽翼,壓低力量,如在冰上滑行般流暢地在空中滑翔,沒有傷到地上任何一朵花卉。<br><br>  「貝西摩斯,原來你在這裡,我找了你很久……」獸族席茲開心地跑過去前方聳立在花中的健碩獸族貝西摩斯,但走沒兩步便發現貝西摩斯正和一道赤紅的身影對話。<br><br>  「龐貝呀,你不能放任那班歸者任意妄為,假如不趁他們尚沒壯大時殲滅掉,會造成不可收拾的結果!」貝西摩斯以急切的語氣對赤紅的身影機械族龐貝勸說,但對方搖頭,紅眸閃動著柔和的光芒。<br><br>  「貝西摩斯,我明白你的用心,可是不到最後關頭,我也不想這樣做,姆姆亦不希望見到這種殺戮。」<br><br>  席茲聽不下去,跑過去以高居臨下的姿態,抬起下巴俯視著龐貝插話說︰「哼!說到底,你們只是膽小的存在,為保己而殺戮不是理所當然嗎?」<br><br>  「席茲……或許只要把歸者他們殺掉,就能輕鬆讓這片大地回復和平,但我不想這樣做,即使知道困難重重,我也希望做出正確的事。」<br><br>  「唉……龐貝,你還是一樣如此天真。」貝西摩斯無奈地搖頭嘆息,下一刻卻開懷地笑了出來。<br><br>  「哈哈,不過我喜歡你這種天真!假如有一天你需要我的幫忙,儘管向我說吧。」貝西摩斯說完,與龐貝對視而笑,在旁的席茲卻看得不是滋味。<br><br>  『總有一天,龐貝那傢伙一定會為自己的天真而付出代價!』席茲到最後也沒有改變想法,而牠的想法沒有錯。<br><br>  在那次會面不久的日子,歸者成功攻進機械城,戰鬥的聲響激烈得傳至貝西摩斯和席茲的所在,貝西摩斯露出憂心的表情,並打算動身前去幫忙,席茲卻奮力阻止。<br><br>  「貝西摩斯,夠了,他們要打要殺就讓他們去吧,不要管那些傢伙!」<br><br>  「他們是我的好朋友怎可能不幫忙,我不會有事,因為我的力量很強,席茲,你比誰都清楚。」<br><br>  席茲當然清楚明白,當年年幼的牠被追擊,是貝西摩斯救了自己。<br><br>  那時的席茲看著貝西摩斯將近百頭的敵人輕易打倒,那勇猛的姿態直至現在席茲也沒有忘記,而牠一直視貝西摩斯為自己目標,希望終有一天能成長到像貝西摩斯般強大。<br><br>  貝西摩斯不待席茲回應便繃緊起全身肌肉,打算出發去機械城,然而席茲不死心、飛到貝西摩斯面前阻擋,並激動喊道︰「這是他們咎由自取,一開始縱容歸者作惡而致,現在要你跑去助他們,你有想過這次可能有去沒回嗎?!」<br><br>  「即使是這樣,我也不能不去,這是我對龐貝的承諾。」貝西摩斯閉上眼,鼓動元素之力,力量化成薄膜覆在牠的肉體上。<br><br>  「你阻不到我的,席茲。」語音還沒完,貝西摩斯的身體便兀然消失,直挺挺撞向席茲,那巨大的衝擊把席茲撞飛至半空。<br><br>  「嗯……貝西……不、不要走……」受到重擊,席茲身體無法動彈,只能看著貝西摩斯離去,意識逐漸變得模糊,並昏迷過去。<br><br>  不知過了多久,席茲終於甦醒過來,牠第一時間看向機械城,本來外露的金屬建築物此時卻消失於眼前。<br><br>  『不、不可以!貝西摩斯!』席茲頓時產生龐大的恐懼,牠不顧傷勢拍翼而飛,來到曾經是機械城入口的地方,現在已經成為了寸草不生的荒地。<br><br>  不單如此,過去遍佈大地的活管而不復在,眼前的世界對席茲來說陌生得難以接受,然而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最讓牠絕望的是貝西摩斯的消失。<br> <br>  這讓席茲無法自持,失控崩潰、陷入狂暴狀態。牠咆嘯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劃破整片大地,強烈的音波令周遭大片土地裂開,巨翼所形成的風沙轉變成沙塵暴,把這片大地封鎖住。<br><br>  席茲持續嘶吼狂喊,絕望和無助吞噬了牠的意志,獸性凌駕於牠的理性,牠徹底化為無心的野獸,將一切靠近機械城入口的存在消滅。<br><br>  漫長的歲月過去,席茲已記不起牠殺死了多少的生物,只是沉浸在悲傷和哀痛中,直至這一天,兩道身影穿過牠所造出來的沙塵暴,來到風眼中心,本來牠會一如既往,以麻木的心殺掉那入侵者,但牠嗅了那熟悉的味道——屬於機械族特有的金屬味!<br>  <br>  「把我的貝西摩斯還來!你們這些可惡的機械族!」瘋狂的席茲猙獰著臉說。

2019年10月6日 (星期日) 17:09的版本

1866i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