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第38行: 第38行:
 
|stage =
 
|stage =
   
|story =   冰原上,戰神提爾揮出烈焰的巨斧,砍擊如巨岩撞向金髮戰士。儘管他交叉武器檔格、仍被擊飛而撞到冰山上。山頓然破碎,殘熱蒸出了大片氣霧。<br/>  「士兵,我命令你,安份地死去。」提爾走進霧氣中,準備給他解脫的一擊。這時提爾心中響起了號角聲,這聲音與戰場上的號角不一樣——<br/>  「若你英勇就義,部族將得到一位英雄,但若你苟延殘喘,族人只會想起恥辱——」<br/>  ——那就像靈舡的航號。<br/>  利刃從霧中刺出,襲向提爾左方。戰士以為斷臂處便是提爾的弱點,卻沒想到火元素憑空凝聚成一隻手臂,緊緊抓著他的長劍。戰士左手砍下斧頭,鋼刃在焰上激出火花。<br/>  「你早就不是我的長官了!」戰士竭力抵抗拒,提爾竟久違地覺得傷感。<br/>  「邪龍之毒腐蝕了你的靈魂、把你變成了惡魔——」<br/>  「就跟你一樣!」<br/>  提爾皺起眉頭,他火焰的幻臂竟傳來痛楚,就像那一次洛基的巨狼咬斷他手臂時那種撕裂的感覺,從手臂一直連至心中。由提爾以神力來戰鬥開始,他鮮少覺得痛苦,不單是力量令他抵抗痛楚,冷酷的心也不再悲苦。<br/>  「鏘!」<br/>  提爾握碎他的劍,他解放幻臂將戰士炸開。金髮戰士頹然昏倒,提爾看著重傷的他,心中卻失去了殺害他的理由。
+
|story =   冰原上,戰神提爾揮出烈焰的巨斧,砍擊如巨岩撞向金髮戰士。儘管他交叉武器檔格、仍被擊飛而撞到冰山上。山頓然破碎,殘熱蒸出了大片氣霧。<br/>
  +
  「士兵,我命令你,安份地死去。」提爾走進霧氣中,準備給他解脫的一擊。這時提爾心中響起了號角聲,這聲音與戰場上的號角不一樣——<br/>
  +
  「若你英勇就義,部族將得到一位英雄,但若你苟延殘喘,族人只會想起恥辱——」<br/>
  +
  ——那就像靈舡的航號。<br/>
  +
  利刃從霧中刺出,襲向提爾左方。戰士以為斷臂處便是提爾的弱點,卻沒想到火元素憑空凝聚成一隻手臂,緊緊抓著他的長劍。戰士左手砍下斧頭,鋼刃在焰上激出火花。<br/>
  +
  「你早就不是我的長官了!」戰士竭力抵抗拒,提爾竟久違地覺得傷感。<br/>
  +
  「邪龍之毒腐蝕了你的靈魂、把你變成了惡魔——」<br/>
  +
  「就跟你一樣!」<br/>
  +
  提爾皺起眉頭,他火焰的幻臂竟傳來痛楚,就像那一次洛基的巨狼咬斷他手臂時那種撕裂的感覺,從手臂一直連至心中。由提爾以神力來戰鬥開始,他鮮少覺得痛苦,不單是力量令他抵抗痛楚,冷酷的心也不再悲苦。<br/>
  +
  「鏘!」<br/>
  +
  提爾握碎他的劍,他解放幻臂將戰士炸開。金髮戰士頹然昏倒,提爾看著重傷的他,心中卻失去了殺害他的理由。
   
  奧丁曾要眾神以情感來造出靈獸,並藉此將祂們的人性保存起來;當奧丁的意志崩潰,那些感情亦重新回到眾神身上。過去提爾領軍討伐邪龍時,部隊曾因魔族的詭計而覆沒,一些士兵更被邪毒所污染……提爾以為將被毒龍之血污染的士兵殺死便已是「公正」,但往日他殺死巨狼的痛苦驟現心中,他想起洛基痛苦的吶喊,和過去族人們的種種。提爾發現自己竟忘記初衷,從前他之所以追求「公正」,只為了讓人們免卻痛苦,而非成為無情的屠夫。<br/>  提爾依舊揮動重斧,以他的力量來服務眾人,但他更多是與眾將一起戰鬥,以戰神之名領大眾對抗魔族。
+
  奧丁曾要眾神以情感來造出靈獸,並藉此將祂們的人性保存起來;當奧丁的意志崩潰,那些感情亦重新回到眾神身上。過去提爾領軍討伐邪龍時,部隊曾因魔族的詭計而覆沒,一些士兵更被邪毒所污染……提爾以為將被毒龍之血污染的士兵殺死便已是「公正」,但往日他殺死巨狼的痛苦驟現心中,他想起洛基痛苦的吶喊,和過去族人們的種種。提爾發現自己竟忘記初衷,從前他之所以追求「公正」,只為了讓人們免卻痛苦,而非成為無情的屠夫。<br/>
  +
  提爾依舊揮動重斧,以他的力量來服務眾人,但他更多是與眾將一起戰鬥,以戰神之名領大眾對抗魔族。
   
 
|turn = 0
 
|turn = 0

2015年7月28日 (二) 20:07的版本

507i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